夜雪

乐观开朗

谷侠  盗贼与官差(短)
      文申侠是一名官差,在一次押送犯人的过程中,遭到刺客袭击,犯人逃跑了,自己的同伴也被杀光了,而他也奄奄一息。他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,一个人出现救了他,并把刺客都除掉了。
       那个人救了他,把他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,并悉心照料,直到他醒来。
       后来,文申侠才知道,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山寨,他是一个盗贼,是这座山寨的寨主,叫谷一夏。谷一夏那天不过是想出去闲逛,结果看到官道有人在杀人,秉着乐于助人的美德,才过去救人的,却没想到救的人是个官差。
      文申侠伤好回去之后,又被派出执行任务,再次受到伏击,又被谷一夏救了。后来很多人传言文申侠与刺客有勾结,才会每次都让犯人跑了,自己却毫发无损,其他人都死了。官府在重大压力下不得以把他削去官职,贬他回乡。
      文申侠对官府失望透顶,借酒消愁。谷一夏知道后,力邀他回寨里。文申侠同意了,并和谷一夏一起回去。
      寨里很多人都在传言,寨主爱上了官差。文申侠和谷一夏心里也各自清楚。但是他们却谁也没说,谁也没提,只是把感情埋藏在心中。
       他们一起出生入死,一起出任务,一起打闹,一起做一些爱人之间会做的事。谷一夏承认他喜欢上文申侠,他每次靠近,文申侠也是别扭,但还是不会拒绝他。谷一夏表示非常开心。
    然而,美好的日子却转瞬即逝。山寨被一群官府的人闯进来,寨里的兄弟都被杀光了,谷一夏挡在文申侠面前,不让官府的人伤他,却没想到被文申侠一剑刺中了腹部,倒在了地上,慢慢地死去。
       文申侠原来是官府派来捣毁山寨的卧底,却不想爱上了这个山寨里的人,最后那个人还死在自己手里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怀里那个已经没有气息的人,文申侠的心在刺痛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原本可以不杀他的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与其让他活着恨我,倒不如死了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回去复命吧,我想留下来陪着他...”文申侠抚摸着怀中人的脸,淡淡地说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...唉...随你...告辞...”
       文申侠呆呆地抱着谷一夏,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的脸,泪水模糊了双眼,耳边似乎又传来了他的声音。文申侠 想起了那天,他问谷一夏的那个问题。
     谷一夏,为什么你会做盗贼呢?
      我曾爷爷是盗贼,我爷爷是盗贼,我爸爸是盗贼,我妈妈是盗贼,我一生下来就是盗贼,我们是盗贼世家,除了做盗贼,我还能做什么呢?
     其实我也想像普通人一样...自由自在地生活...有家人一起...不会有性命担忧...什么事都可以去做,但是...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不说了...一会还有事呢...我先走啦...
       好...
     文申侠消失了...
     有人说他隐居了,有人说他早已不在这世上了...但是,仍有人知道,他是陪著那个人一起生活去了...
     虽然文申俠一个人,却也過得很充实。他会给那个人讲每天發生的趣事,也会替那个人扫墓,甚至会在那个人面前喝的烂醉,然后對著墓碑说想念...
    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...直到他也将死去,托人将自己与那人合葬在一起...
 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