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雪

乐观开朗

谷一夏/文申侠 雨夜

      Ps:雨夜里一个人躺在床上,脑洞写文
          夜有些凉,脑洞太大

     雨一直在下,这样的夜晚,天气有些微凉。
     紧了紧身上穿着的黑色大衣, 盲侠在Golden的引导下,借着导盲杖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住处,连衣服被雨水打湿了也不在乎。
      躺在床上,盲侠听着窗外的雨声,思绪也飘散开了。
      距离那个人离开的日子,已经过去一年多了。同样是这样的夜晚,雨水打在水泥路的声音,四周吵杂的汽车声和喇叭声,人们的讨论声,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警笛声,从电话的那头传来。
      “盲hip...抱歉...可能...我要违约了...没法...再陪着你了...对不起...我...”那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及微弱的呼吸声,似乎在述说着生命的渐渐流失。“gogo!gogo!谷一夏!你在哪里!不要说话!我现在过去找你!”盲侠着急的呼唤那人的名字,却得不到回应,只是听到对面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,最后消失了,电话也中断了。
       盲侠反复地拨打那个号码,再也没有接通过...
        再次接到那个号码打来的电话,是在第二天的早,盲侠听到“GoGo”的手机响声,马上接起了中断了电话。“GoGo,你...”正要向平常那样,对那个人毒舌一番,才刚叫出那人的名字,却被电话那头的声音震惊到了。
       “您是谷一夏先生的亲人吗,是这样的,我是负责案件的警察,我姓陸,昨晚在九龙路发生了一起持枪抢劫案件,谷一夏先生作为案情提供者,本来应该受到重要保护,但却在我们也束手无策的情况下,他为了保护人质,被匪徒射中了心肺部位,虽然及时送医,但是..还是....真的很抱歉...现在谷一夏先生在中心医院,可能要麻烦您过来医院办理下手续了,请您节哀...”电话再次中断了,传来“嘟嘟嘟”的忙音...
          盲侠早已听不清电话里头的内容,脑海里只是不断不断地重复着“谷一夏...谷一夏...抢救无效...请您节哀...节哀...”
         想起了那人平时里对自己的纵容,被自己无数推开又无数次死皮赖脸的贴上来,想起他的笑容,想起一起做过的好多第一次,想起他温柔呵护自己的温暖话语以及他的告白,他的一切一切...眼角有些发酸,泪水盈满了双眼,“盲hip,好好照顾自己,还有...对不起...”那个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,笑着流泪,想伸手抓住,却发现,那人不停地在眼前渐行渐远...

     

评论(7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