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雪

乐观开朗

盲go/go盲无差

盲侠复明梗
全员存活 无Bg线

    戴德仁误杀了女儿,受到了强烈刺激,强制封锁了自己的记忆,并把有自己指纹的枪藏了起来,把罪状推给了当时昏迷在现场的gogo。
    为了帮gogo找到证据,盲侠独自一个人去到案发现场寻找线索,结果发现了戴德仁正在打算转移凶枪,于是悄然上前打晕他,拿起凶枪藏起来。谁知戴德仁没晕,抢过只枪打算杀了盲侠。
        “瞎子,你想打晕我拿这只枪去做证据,没门,你现在就要死了,看你死了,还有谁能救那只疯狗!”戴德仁嚣张地叫嚣。
       “戴德仁,是你杀了你女儿,你不要不承认,我所有的一切都找到证据,可以证明你确实是杀你女儿的凶手!”盲侠面对着戴德仁平静得面上没有一丝波澜,好像要死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       “既然你死到临头,我就告诉你真相,是,是我杀了我女儿,嫁祸给那只疯狗的,现在你又能把我怎么样,去死啦!”戴德仁笑得好疯狂。
       “你终于承认了,不过你杀了我,你今天也就玩完了。”盲侠平静地闭上眼睛。
       “盲hip!小心!”
      砰地一声枪响,伴随着一声闷哼。“唔...盲hip...你没事吧...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        “gogo!gogo!我没事!你怎么样了?”盲侠连忙抱紧gogo,在他的身上摸索着,却摸到了大量温热的液体。而那个人却拼命地忍住呼吸,不让自己痛呼出声,嘴上还安慰着抱着自己的那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盲hip...我没事...只是擦破了点皮...流的血有点多...没事的...还好你没事...”gogo连说话都有些费劲,却还是想让他安心。“我...已经报警了...癫姐和never...正带着警察赶过来...刚才...戴...德仁...说的话...都...已经...传出去...给...警察...你不...怪我...自作主张...在...你衣服上...装摄像头吧...”血流得越来越多,警察还是没到,gogo的意识有些模糊,但还是拼命保持清醒,他想看到盲侠安全获救。“嘘,你别说话,别说话,说太多会没力气,就会想休息了,不准睡,我不许你睡,你知道吗!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!不许睡,gogo!”盲侠听到gogo的声音越来越小,感到有些心慌,拼命得呼喊叫他不要睡。“盲hip...对不住...我...好累...我...先睡会...一会...再...叫醒...我...”gogo还是有些撑不住了,昏睡了过去。“gogo!gogo!”盲侠仰天大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只疯狗,终于要死了!哈哈哈!我终于帮我女儿报仇了!”戴德仁发疯似的大喊大叫。警笛声从远方渐渐到来,一起随之而来的还有救护车。盲侠和gogo获救了,被送往医院救治。戴德仁也被捕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救护车上,医护人员正在对gogo进行急救,盲侠紧紧地抓住gogo的手不愿放开。癫姐和never在一旁看得一阵眼热,快哭出来。幸好gogo的意志力坚强,还有一丝微弱的心跳,只要进行手术,还能救的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手术室里,医生和护士进行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手术,输了好多血,才将弹头从gogo的体内取出,还好子弹没打中心脏,不然就无力回天了。术后,gogo留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了几天,确认了没什么并发症之后,转移到了普通病房。
         gogo住院期间,盲侠一直呆在医院陪着他。听着他微弱的心跳和呼吸声,想着癫姐和never告诉他的事:盲侠,gogo中的那枪刚好打在心脏外心房的那层膜上,差点就打在心脏上,救都救不回来,还好他福大命大,还是活下来了。你知道他那天为什么能那么快找到你,他一直都在留意你,那天要不是突然被事情缠住,也不会差点就失去你,他在你身上装了摄像头,才能及时赶到你身边,他真的很爱你,我们比不上他...
       盲侠紧紧地握着gogo空着的手,心里不停地在想:为什么你明明伤的那么重,我却看不到,明明我可以避开子弹的,为什么你要帮我挡子弹,明明你可以不用受伤的,为什么要救我...要是我能看得到就好了...我能看得到就好了...
       “癫姐,我决定做复明手术了,我想看得见。你帮我联系下外国新的复明手术的医生,帮我做手术好吗?”盲侠一脸平静地看着癫姐。
       “好,知道了,等我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 “联系好了,两天后做手术,你今晚就回去好好休息,gogo这边有我和never在呢,不用担心。”癫姐联系好后,告知盲侠。
       两天后,盲侠开始接受复明手术前,他来到gogo的病房,用手细细地描绘着gogo的模样,把他深深地记在脑海里,希望手术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他。
       盲侠接受手术后的一个星期,gogo还没醒过来。盲侠眼睛蒙着白布走到gogo的床前,祈祷着他快点醒。
      第二个星期,gogo还是没醒。盲侠的眼睛拆线了,他闭着眼睛,一点一点地走到gogo的床前,慢慢地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床单,目光慢慢上移,看到的是一个跟自己脑海里一模一样的脸,浓郁的眉毛,圆圆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,不算厚的嘴唇,还有笑起来有些可爱的小酒涡。盲侠伸手把gogo的脸描绘了一遍又一遍,感受着那人的温度和美好。
       “唔...什么东西...好痒...”gogo有些疲惫地睁开双眼,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大手掌,他尝试地想抬手把手掌打开,却发现自己的全身都没有力气。“盲hip...把你手拿开...我看不到前面了...”gogo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,睡了那么久,口好渴。“gogo!你醒了!太好了,我去叫医生来!”癫姐看到gogo醒了,连忙起身跑出去叫医生。never倒了杯水拿给gogo,却被盲侠接过,扶着他起来喂他喝水。gogo有些受宠若惊,瞬间瞪大了双眼,连水都忘了咽下去,结果呛到了自己,咳了起来。盲侠连忙帮他拍了拍后背舒缓下,一边又轻柔的喂他喝水。
       never捂着脸祈祷上天让癫姐快点回来,可能上天听到了,never刚祈祷完,癫姐就带着一大帮医生护士一起进门来了,结果照样被这画面惊到了。
      “咳...咳...盲侠,先让医生帮gogo检查下身体,你们一会要干嘛在说。”癫姐低头假装咳嗽提醒盲侠。
     “好了,检查了下,病人没事了,全身没力气是躺的太久没有运动,肌肉变得有些松弛,过两天出院多点锻炼,就可以重新恢复了。注意多休息,饮食方面要以清淡为主,不要太油腻。好了,我们先去下一间病房查房了,谷先生,祝您尽快康复。”医生交代完注意事项后,急急忙忙地离开了病房。
        “盲侠,如此一来,你可以放心了吧,我和never就先回去,晚点给你们准备点好吃的,带过来看你们。”癫姐对着盲侠说完,拉着never就走,顺便把门关上了。
     盲侠的视线回到了病床上,床上的gogo累得又睡着了,但是嘴角还是笑着的,好像做着美梦。
     “晚安~gogo~”盲侠实在累了,这阵子好折腾,直到gogo醒了,盲侠终于放下心,拉着gogo的手进入了梦乡,嘴角微微上扬,看得出心情很好。

ps:清水文...
 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