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雪

乐观开朗

     。゚(゚∩´﹏`∩゚)゚。一个脑洞,写得自己胃疼...无关大多剧情,可能人物形象有出入,喜欢虐的可以看看,不太喜欢也可以看看,不要被虐得胃疼就好……。゚(゚∩´﹏`∩゚)゚

       自从认识gogo以来,两个人从没因为一件事吵到像这样一般几乎决裂,每次吵架之后都好似以前那样有说有笑,gogo都不会离开。不过这次却成这样。
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,gogo都好似只大型犬那样,盲侠不开心的时候会哄他开心,盲侠高兴时会一起高兴,还会撒娇卖萌。盲侠都乐意养着他,像养着只宠物,开心时逗逗大型犬,不开心可以欺负下他,听着他撒娇卖萌也是种享受。
       但是,自从接了suki那单案件,得知是戴德仁的车牌号之后,gogo变了,变得异常烦躁,开始每晚夜不归宿,没日没夜地跟踪戴德仁,经常搞到满身脏兮兮的,虽然有想过问是什么事,但是gogo不愿意说盲侠都拿他没办法。
      gogo在追查案件时出了事,右腿被摩托车压断了,盲侠才从宝贝阿姨口中得知,他的脚是在五年前查案时断了的,当时他没说是怎么回事,却一度很颓废,现在是他振作之后想回来继续查找真相。
     “盲hip,帮我办出院手续,我想回家休息。”
     “知道了,我叫下癫姐去办,你先等着我。”
       癫姐把盲侠和gogo送回家交代了医嘱后就回去了。gogo瘫在沙发上,吃着宝贝阿姨煲给他的菜干猪肺粥。“gogo,这张是禁制令,你以后不要再追查戴德仁的事啦”盲侠拿着那封粉红色的信封给gogo。“不可能,我死都要查到关于戴德仁的罪证!你这样就是帮戴德仁对付我!这封信我是不会收的。”“收下啦,乖,你收下我就有钱收啦。”“你再这样逼我,这封信就是绝交信!”gogo强撑着身体,蹒跚着进入卧室,狠狠地摔上门。
      那声音像一记响雷,敲打在盲侠心里。“ 我不是想逼你,我是不想你出事… ”想起今天下午和戴德仁的谈话,“文状,有什么事,想帮我申请禁制令,好,之后如果谷一夏再作出任何不利于我的行为,没怪我不客气,我会让他死无全尸的!”如果自己不帮gogo申请禁制令,再这样下去,gogo迟早会没命。什么时候,gogo在心中变得这么重要,先前明明说过不会like任何人,现在却被自己打破了。也许gogo是特别的吧。那我一定会护他周全,不管用什么方法。
       gogo养好了伤后就离开了,连告别机会都没留给盲侠。也许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,他没想到,自己一向很有正义感的室友,居然会帮着自己的仇人来制服自己。他不想再听他解释,为了不见到心烦,就干脆搬走,什么也没留下。然后自己一个人去追查到底。
       后来,戴德仁伏法了,听说gogo受了很严重的伤,在加拿大养伤,但具体后来怎样没人知道。盲侠有试过找过gogo,拜托了好多人找他。但没想到的是最后找到的却是他的墓碑,墓碑相片上的人笑得那么灿烂,好似太阳一样温暖。曾经活生生的人,最后却变成了一培黄土,埋葬在地底下。听癫姐她们说,gogo在死前是微笑着死去的,不知他是想起了什么,还是知道了真相。         癫姐给了盲侠一封信,是gogo用盲文写的,只有13个字:“盲侠,谢谢你,对不起,还有我爱你。”盲侠呆呆地看着这封信,摸着属于gogo的字迹,不停地有泪水滴落在纸上。
      再后来,盲侠失踪了,癫姐都不知他去了哪,唯一知道的是他去找他最爱的人,也许某天,他会再出现,也许是陪在他身边,不会再出现了吧……

评论(6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