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雪

乐观开朗

谷一夏/文申侠 感情无差

       看视频看到gogo的军牌,突然间想到借此写一篇文,但是想着好久,写得也只是这样一点,后续还没想好,等想到就写长点,现在只有这么点,当然,会是盲go,也可能是go盲的,看后面点样,现在是清水,慢慢先写。。。

1.
      黑暗中,只有电视屏幕的光亮着,对面的沙发坐着一个盲人,人称盲侠大律师,大家都叫他盲侠。他看不到电视,只能靠听。他现在的这间屋是他同一个人分租的,他的室友已经好几日冇返来啦。他的室友是一位侦探,没脸没皮,像是一条大型犬咁样,但还是很可爱的。正想着那个侦探,心里没由来一阵钝痛,电视刚好有条新闻报道。
〃接下来插播一条新闻:大家下午好,我系新闻日报的记者,我现在在海边附近的一个爆炸现场,究竟是发生咩事,待我去了解下。据我同警方了解,现在我所在的这个案发现场,在今早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爆炸,爆炸现场一片狼藉,死伤情况惨重,现在不知有几多人有得生还。我在经过警察勘察之后了解到,现场到处都系断肢残骸,仲咩野都烧毁晒,但唯独留下样野--一条军牌链。警方估计喺同事的,军牌冇有半点烧焦的痕迹,黝黑的牌面用铅字明晃的写着gogo谷一夏。经过警方了解,现场已经冇任何人的生还迹象,如果有人认识这个军牌的话,可以过来认领一下。报道暂时到这里,后续情况我会继续为你们跟进报道。〃
      这条新闻像一个巨大的惊雷,一下子打在了盲侠的身上,心里。他一瞬间不知该做什么反应。突然电话提示音响起,他接通电话,听到电话果边癫姐把声在对他讲,“盲侠,你系不系听到新闻啦,gogo呢,他系不系同你一起咩?做咩新闻报道出来,系在爆炸现场?”盲侠的脑袋轰地一声巨响,瞬间想起,前日那个人对他话,“盲hip,我去海边一个地方查案,可能过几日先返来,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,我会尽快返来陪你,我走啦,拜拜。”那个人走时,盲侠仲在同他斗嘴,“查快的啦,快去快回,注意安全,要是受伤了我不养你的,别想讹我”那个人知道盲侠一向口硬心软的,也没计较那么多,就笑笑回了句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,就关上门走了。对了,那个人就是gogo谷一夏,他的室友。

评论(2)

热度(20)